标签归档:

玉鹭池边的三棵树

玉鹭池边,三棵树的流年碎影。

这一泓水和三棵树,组成了一个天然的大戏台,日复一日着你方唱罢我登场,无数次幕起幕落间,流年藏在树下,碎影刻在湖中。就这么生老病死成住坏空,待一切都结束之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惟愿有生之年,能把这三兄弟的故事一直讲下去,直到伴我穿越大半生。

此时此刻,人间四月天,波上寒烟翠,又到了去探望它们的时候。

摄于 2010 ~ 2017

7个瞬间继续阅读 »

今秋最后的吟唱 ·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

在南京的初冬里,偶然路过北京东路边一个隐秘的惊艳角落,鲜见人影,也躲过了不解风情的清洁工,厚实的落叶从脚底传来羊毛地毯般的惬意。

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只遇到了一阵北风,吹来一片落叶,一对母女,和一个遛狗的大叔。依然葱翠的桂树把这个小旮旯围了个严实,安静得只能听见风过树梢,黄叶扑地的声音,那许是今秋最后的吟唱。

其实,这些摄于刚好整两年前,2013年十二月的第一天。如今,小姑娘又该长大了两岁,不知在哪里,又是什么模样。片子一直无暇处理,搁在硬盘深处快忘了,直至今日才翻腾出来拂去尘封。据她妈妈说,女儿小名叫果果,刚上一年级,生得俊俏的她在西祠某版面里已经是个小名模了。

两年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唯有照片这个时光机,能让时光暂停,送我3秒穿越716天,回到那个角落,那个下午,那个还没做完的暮秋梦里。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这也许就是摄影之于我和很多同好们的最大意义吧。

8个瞬间继续阅读 »

塞上闲阳 · 把兰州喝醉

西北偏北 羊马很黑
你饮酒落泪 西北偏北 把兰州喝醉
把兰州喝醉 你居无定所
姓马的母亲在喊你
我的回回
我的心肺
什么麦加什么姐妹
什么让你难以入睡
河水的羊灯火的嘴
夜里唱过古兰经做过忏悔
谁的孤独像一把刀杀了黄河的水
杀了黄河的水
你五体投地
这孤独是谁
—— 刘东明

兰州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把自己的魂留在了那杀不断的黄河水,当然,还有那吃不完的牛大碗里。
而我只是个过客。借着转车安排的匆匆半天,时间倒也尚够吃一碗马子禄,再从火车站一路沿着平凉路踱到黄河边。
在黄河大桥上驻足吹风良久,看着自己和桥栏的影子投射在几十米下的河面上,在不舍昼夜的洪流里,随着落日西斜慢慢拉长。期间,不曾有一人在这桥上停下脚步,也许对他们来说,桥下不过是一滩看腻了的泥水,也只有外来人才傻愣在这里喝西北风罢。

这里是河西走廊的东头,亦是此行的最后一站。敦煌、玉门关、汉长城、瓜州、嘉峪关、酒泉、额济纳旗、巴丹吉林沙漠、阿拉善右旗、金昌、河西堡、兰州,一路走来,没看够千年壁画,没爬够大漠沙丘,没吃够羊肉泡馍,没喝够黄河啤酒,留待下次,后会有期。

11个瞬间继续阅读 »

大漠柔情 · 巴丹吉林沙漠

内蒙西部的巴丹吉林,中国四大沙漠之最美,美在溅落金红沙海的宝蓝水珠 —— 一百多个大大小小的海子(湖)。
小小的越野车蠕行在巨大的沙丘间,似过山车一般百转千回跌宕起伏,经历陡峭沙坡上的一次次失重,用两天一夜,穿越无垠的荒寂。这是一段柔情如沙的梦。

你所遗弃的风景,正是我的心心念念;
我所逃离的地方,正是他的一见钟情。

30个瞬间继续阅读 »

沙漠隐泉 · 敦煌

沙漠中也会有路的,但这儿没有。远远看去,有几行歪歪扭扭的脚印。顺着脚印走罢,但不行,被人踩过了的地方,反而松得难走。只能用自己的脚,去走一条新路。回头一看,为自己长长的脚印高兴。不知这行脚印,能保存多久?

要腾腾腾地快步登山,那就不要到这儿来。有的是栈道,有的是石阶,千万人走过了的,还会有千万人走。只是,那儿不给你留下脚印,属于你自己的脚印。来了,那就认了罢,为沙漠行走者的公规,为这些美丽的脚印。
—— 余秋雨

36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