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四月

玉鹭池边的三棵树

玉鹭池边,三棵树的流年碎影。

这一泓水和三棵树,组成了一个天然的大戏台,日复一日着你方唱罢我登场,无数次幕起幕落间,流年藏在树下,碎影刻在湖中。就这么生老病死成住坏空,待一切都结束之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惟愿有生之年,能把这三兄弟的故事一直讲下去,直到伴我穿越大半生。

此时此刻,人间四月天,波上寒烟翠,又到了去探望它们的时候。

摄于 2010 ~ 2017

7个瞬间继续阅读 »

醉翁之意 · 滁州琅琊山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
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
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

四月的山里,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影也。
太守的山水之间,游人如织,算不得人山人海,但也不若预想的那么落寞冷清,苍凉萧瑟。

琅琊古寺香火很盛,钟磬声声里,一对老夫妻坐在院里石阶边休息,香炉紫烟乘风而至,老头被熏得要挪窝。
老太说,别跑了,这风一会儿走这边,一会儿走那边。
往事如烟,乘风而散,难以捉摸,却无可遁逃。

临别,满城寻觅着传说中的来安花红、雷官板鸭、全椒酥笏牌、天长雪片糕、凤阳酿豆腐,然而,恰逢小城的清明节,吃了满街食肆的闭门羹后,食为天的我终究被一只路边的天长卤鹅打发了去。

* 买了并不便宜的琅琊山门票,带齐了器材却千年一遇地忘了插上存储卡,备卡也留在了家里,于是不得不从冷宫中祭出速度缓慢、屏幕碎裂的iPhone 4,对不住太守的山水啦!

6个瞬间继续阅读 »

城南旧事 · 绫庄巷

周末,终于把绵延大半年的西塘专题结了,久坐伤身,遂突发奇想骑车从浦口去城南,喝蓝老大糖藕粥,老大家的糖芋苗和赤豆酒酿元宵亦不容错过,这正好也给《金陵味道》专题攒上一笔。
吃完再去老城南,拍一下觊觎已久的绫庄巷一带的老宅废墟,便是最大的满足了。
这天,总共骑了一百里。

11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