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安徽

无梦到徽州 · 绩溪渔梁坝和徽杭古道

与三两旧友的徽杭古道之行。
都说,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我却只记得下雪堂的那一夜,沁凉如泉,繁星漫天。
恰所谓,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11个瞬间继续阅读 »

醉翁之意 · 滁州琅琊山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
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
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

四月的山里,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影也。
太守的山水之间,游人如织,算不得人山人海,但也不若预想的那么落寞冷清,苍凉萧瑟。

琅琊古寺香火很盛,钟磬声声里,一对老夫妻坐在院里石阶边休息,香炉紫烟乘风而至,老头被熏得要挪窝。
老太说,别跑了,这风一会儿走这边,一会儿走那边。
往事如烟,乘风而散,难以捉摸,却无可遁逃。

临别,满城寻觅着传说中的来安花红、雷官板鸭、全椒酥笏牌、天长雪片糕、凤阳酿豆腐,然而,恰逢小城的清明节,吃了满街食肆的闭门羹后,食为天的我终究被一只路边的天长卤鹅打发了去。

* 买了并不便宜的琅琊山门票,带齐了器材却千年一遇地忘了插上存储卡,备卡也留在了家里,于是不得不从冷宫中祭出速度缓慢、屏幕碎裂的iPhone 4,对不住太守的山水啦!

6个瞬间继续阅读 »

小城月光 · 蚌埠

蚌埠,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个既近又远的地方。
小时候,每次坐绿皮火车从上海去南京,总在蚌埠的前一站下车,近在咫尺,却又永不得见,心里便好奇着这个有点特别的名字背后,是个怎样的地方。
长大后,在北上或西进的火车上,几次和蚌埠的月台擦肩而过,去拉萨的火车更是大方地让我在蚌埠睡了两个钟头安稳觉。
从北京回来想在蚌埠转车,结果最终没有赶上那趟车。
也许,它怨我醉翁之意,所以总是躲着不见吧。
那么,这次就了一个儿时愿罢,溯淮从之,来看一看这片跨坐中华南北的采珠之地。

反正,一张¥28.5的绿皮车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晚上十一点,12306打烊前的最后两分钟抢下了翌日清晨6:19的票,对于和火车站大江相隔的我,时间早了点,但也别无选择,干脆赌一把,说这么多好话还不让我去拉倒……
睡得太晚,于是没设闹钟自然醒,想着看天意了,醒不来就改吧。结果照例没赶上去火车站的首班公交,坐着二班也不知三班,像阿甘一样奔跑,一路过关斩将,终在最后30秒窜上了车——看来好话还是没白说的。
然后,又慢悠悠等了五分钟才开,难怪门口的乘务员淡定地说,别跑。

缓慢的绿皮车开过明光、凤阳,在一个个长满杂草的荒芜小站停上很久,鲜有听闻的站名,久违的低矮月台,郁郁的野草,漫漫的等待。想起那篇小学课文《小站》。不想问什么时候开,只想细细端详每个无名的月台。现在一路呼啸的白皮,让我们错失了旅途的一部分。
旅行之所以叫旅行,正是有了漫长的行路过程,从一点到另一点,时光本是用来消磨的。若是得来太易,反倒没了感觉。

更遗憾的是,除了内外冰冷的白皮,一个个大站也被改造得千篇一律,只剩下空洞而乏味的巨大。唯有幸免的小站们,每个都是孤本。
蚌埠站还算有一座老楼,我在月台徘徊良久。一趟又一趟的车,一拨又一拨的人,来了又去,时而寂寥,时而喧闹。
然而,都不过须臾。

人问:蚌埠有等你的什么女子吗?还是啥不忍回眸的深情往事?
我生来喜欢小城,尤爱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没有什么所谓美色的,默默无闻,偷偷背着这个世界怡然自得的那种,纵是寻她千百度,也要把她们回首出来。
要说缘起,也许是我的童年也有那样一座小镇,叫朱泾,离枫泾约摸二十几里地。那是一段周末可以和老爸骑着车在乡下四处转悠,循着上百里国道去东海边,捉挥着大红钳子招潮蟹的童年。

最爱仲夏。每天晚饭后,和小黑猫躺在微凉的草席上,一起听一段收音机里单田芳的侠侣情仇,直到扫兴又期待的“下回分解”,意犹未尽地伴着黏人小黑声嘶力竭的哀号下楼,去镇上四通八达的老街遛步,磨得锃亮的青石板在月光下泛着柔和的光辉,从不见五指的老庙后走到父亲生长的小河边。凭栏桥头,父亲喃喃道,当年日本兵把守在这桥上,村里人就是趁着这样的夜色,偷偷摇着乌篷船从这桥下逃出去。那时父亲还小,怕他哭闹出声,差一点就被捂死在船上,我也差一点就不能在这逝水如故的桥头,听到这段往事了。父亲说的是他的人生,其实我并不知道,然而人生,除了自己,谁又可能知道?
当然,走完一程,最期待的还是那一个每晚变着花样的冰淇淋,装在破旧二八大杠“永久”车后的大木箱里,尤其是那种用桃子西瓜形状的盒子包装的,总让我买椟还珠,长久搁在家里,当宝贝收藏着。

所以,小镇的日子虽只是我都市生活中的过隙一瞬,但我骨子里却始终怀着最深的小城情结,无论走得多远,遇到的小城都是我最强的向心力。
还能有什么深情往事呢,小城的月光正是我心心念念的佳人啊。
可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物如此,人如此,岁月如此。

小城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守护它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
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32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