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老寒逛菜场

老寒逛菜场 · 待到春风吹起,我就扛菜去看你。

想来,打记事起,偌大南京城里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沿街一字摆开的露天菜场,没有之一——逼仄、狭长、拥挤、嘈杂,对小小的我来说,就是一个总也走不到头的奇幻世界,那叫一个酣畅过瘾!

街角的某家老店里,巨大的铁锅不徐不疾地摇晃着满锅的麻油,香气袭人,一旁装着长长的银色鹅颈龙头的大油桶前,总是排着三三两两等着打酱油的,光着膀子,大大咧咧地唠着家常。

满笼子草鸡土鸭那不大好闻的味道,混合着鱼腥味儿,还有带着土腥味儿的新鲜蔬菜的清香。菜场不同区域的味道也是不一样的,即使没怎么来过,也可以用鼻子完成导航。这些个五花八门的味儿,就这么串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特别但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味儿,飘荡在街上,那大概就是烟火味儿吧!

再配上百态的农民和小贩们的吆喝,和大妈大爷口中,那种你永远也学不来的套路熟稔又抑扬顿挫的讨价还价,还有鸡鸭们咯咯嘎嘎此起彼伏的叫声,那就是一场完美的5D电影了,免费从早放到晚。

真真是:
人声禽声吆喝声,声声入耳
青菜韭菜大白菜,菜菜关心

记得那时候,天天就巴望着跟妈妈去菜场玩,从家门口的科巷跟到隔着几条街的石鼓路,从朝天宫跟到夫子庙,从羊皮巷跟到能仁里,从长乐路跟到琵琶巷,甚至骑着我心爱的金狮小自行车,跟着妈妈的藏青色二八大杠老凤凰,一路跟到“远在西天”的南湖水西门果品市场,在那些用红色小塑料袋套着的橘子芦柑堆成的山丘间玩得不亦乐乎……彼时的我,就是个妈妈身后如影随形的买菜小跟班,妈妈一路挑,我就一路跟。菜场,就是我永远逛不尽玩不腻的“百草园”,就是我家门口的“诗和远方”,永远充满了奇遇,老天赐予我的意外惊喜总是用不完——从水产摊贝壳堆里翻出的一枚住着寄居蟹的小海螺,或是猫在爬满了红壳儿大龙虾的铁盆一角吐泡泡的青壳儿小石蟹……每一样,都是我如获至宝的战利品,甫一到手就小心翼翼地放进车篓里,怕它们扛不住南京的火炉,顶着盛夏辛辣的骄阳一路飞车,护送着冲回家,活物就搁进水盆铺上泥和水草养起来——海产是最头疼的,只能用家里吃的盐和仅有的一点知识自己捣腾,配制出自觉口感还不错的山寨“海水”来勉强养着等死。死物就省事儿多了,直接关进一个纸鞋盒——我视同命根的藏宝箱——攒起来,甚至还一度立志将来要做一个贝螺收藏家。

菜场,也正因为如此种种,而成了我童年记忆最不可磨灭的一部分。现在老了自己逛,反正,算是白首不相离了。

老南京的菜场逛得差不多了,这回老寒随缘随兴一逛的是墨西哥瓦哈卡乡下小村Ocotlán的早市和周五赶集。每张图里的菜,都是这里乃至整个南墨西哥的特色。老寒亦十分佩服这里的旅游部门,此行印象颇深的一个细节是,在他们免费提供的当地旅游资讯地图上,真的把会把菜场当作看点特别标注出来,而更难得的是,菜市里完美保持着本来该有的“脏乱差”,就像从未有游客来过而只属于当地老土著时的样子——这才是一个接地气、烟火味儿十足的菜场之灵魂所在。这样的理念,也成功甩开了国内太多条街。

待到春风吹起
我就扛菜去看你

10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