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浦口

隐形的翅膀 · 流芳路航拍

一年又一年,一站又一站,人生的列车离童年的月台越来越远,远到遗忘。
想起小时候,在今天看来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常年执拗地坚持着的蓝天梦。
一个人,从零开始,翻遍了家藏的一大摞书页泛黄发脆的《电子报》往年合订本之后,在小镇唯一的图书馆里,一知半解地啃下蒙尘的大部头设计理论。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脑和网络,骑车泡图书馆,翻找稀有的比例遥控电路图成了每个周末的主题,找到了如获至宝,借不走就一页一页抄,抄不下就一张一张背。而期刊室里最新一期的模型杂志,则是最大的期待;
在上海书城里寻遍每个书架,只因道听途说,某年某月某一期的杂志里,有一张稀有的陀螺仪电路图;
在电脑城站着蹭网上着5iRC模型论坛,看着一群群同样梦想的人们,既远又近;
揣着好容易偷偷攒下的几块钱“积蓄”,精打细算,一遍遍骑车渡江去外滩电子元件集市淘电机和集成块,一次次跑遍北京东路五金铺子淘轴承和机械零件;
从劳技老师那儿讨来教学用的塑料齿轮拼出传动系统,用废旧的拆机小马达和齿轮,加上天真的想象力,攒出“舵机”;
按着书上的数据,在旧挂历的背面计算着画上1:1的翼型图纸,在爸爸的旧书桌上用废木料拼出结构磨出桨叶,用爸爸的老烙铁和晶莹的松香块焊着用刻刀和三氯化铁自制的电路板,用“家传”的古董示波器彻夜调试电路,在爸爸的钻床上一个个废物利用做零件。
最后的最后,蓝天还是没有向我招手,没能竣工的半成品骨架,谈不上离地,只是静静地立在桌上,收在箱底。但这一做就是整个青春,从小学到高中,形影相随,以至于,会在语文课上和同桌探讨131玩具电机的一百种玩法,或在劳技课上用555集成块搭出单稳态触发器的触摸开关。

没有谁的青春是容易的。转眼,儿时梦已经飞走许多年,远在天边。可现在想起那段感动自己的时光,又似近在咫尺 —— 往后的年月里,她一直是我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于是,在二十七岁的九月,以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日礼物,成全自己的童年。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像


继续阅读 »

霞归故里

为了青奥,南京全城工地停工的第一天,“尘”世深处的浦口,邂逅了千年一遇却又转瞬即逝的火烧云。
得知消息,我抄起相机就冲上了18楼顶,门都没来及关好,总算抓住了一点尾巴。
我听闻,街上所有的文艺青年都停下脚步,举起手机相机。
南京,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黄昏了?
几何时,晚霞已成了奢侈品。

常去天台坐坐,带上你的狗和情人 :)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