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江南小调

江浙

玉鹭池边的三棵树

玉鹭池边,三棵树的流年碎影。

这一泓水和三棵树,组成了一个天然的大戏台,日复一日着你方唱罢我登场,无数次幕起幕落间,流年藏在树下,碎影刻在湖中。就这么生老病死成住坏空,待一切都结束之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惟愿有生之年,能把这三兄弟的故事一直讲下去,直到伴我穿越大半生。

此时此刻,人间四月天,波上寒烟翠,又到了去探望它们的时候。

摄于 2010 ~ 2017

7个瞬间继续阅读 »

【小雪四章】乱把白云揉碎 · 旧雪新逢忆金陵

晨起恰闻金陵逢雪,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这场岁末的初雪,比往年提早了个把月不约而至,早得令人猝不及防,愣是死死拽住了2016的尾巴,亦可能是今年南京的最后一场雪。
恰忆长卿诗四句之景,遂觅旧作四幅相契,即兴作此【小雪四章】,凑个热闹应个景。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 末句之配图推敲良久,难分伯仲,索性悉数奉上。


2016·满觉陇


2016·龙井


2011·安缦法云


2016·满觉陇


2015·浦口沿江

5个瞬间继续阅读 »

今秋最后的吟唱 ·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

在南京的初冬里,偶然路过北京东路边一个隐秘的惊艳角落,鲜见人影,也躲过了不解风情的清洁工,厚实的落叶从脚底传来羊毛地毯般的惬意。

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只遇到了一阵北风,吹来一片落叶,一对母女,和一个遛狗的大叔。依然葱翠的桂树把这个小旮旯围了个严实,安静得只能听见风过树梢,黄叶扑地的声音,那许是今秋最后的吟唱。

其实,这些摄于刚好整两年前,2013年十二月的第一天。如今,小姑娘又该长大了两岁,不知在哪里,又是什么模样。片子一直无暇处理,搁在硬盘深处快忘了,直至今日才翻腾出来拂去尘封。据她妈妈说,女儿小名叫果果,刚上一年级,生得俊俏的她在西祠某版面里已经是个小名模了。

两年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唯有照片这个时光机,能让时光暂停,送我3秒穿越716天,回到那个角落,那个下午,那个还没做完的暮秋梦里。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这也许就是摄影之于我和很多同好们的最大意义吧。

8个瞬间继续阅读 »

花港鱼乐

花港鱼池前,冬日没什么人,安安静静,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在池边用饼干屑逗着池中鱼,一身明橙色的衣服映在深碧色的水里,大群的锦鲤慢悠悠聚聚散散,了无寒意。小女孩也很活泼,边喂鱼,不时还开心地朝身边偶尔路过的我笑笑,素不相识,一笑无间。

爷爷在池旁林间的长椅上坐着,晒着太阳小憩。小女孩的饼干喂完了,就跑去找爷爷要,不得,嬉闹而忘鱼。回望,四点暖黄的斜晖笑而不语,认真描画着爷俩儿的轮廓。

出小园,执相机复返,却只见椅空人去,唯剩池鱼,自乐依旧。
安安静静。

2011.2.4 于杭州

* 图 / 小林

城市流光 · 夜瞰金陵

多日阴云终于散去些许,下班后直奔56层天台,晚风里,虽没有等来火烧云相伴,却收获了一座平凡又璀璨的金陵。
这是【与梦私奔】的第一期线下活动,算是内测,只四人参加,但皆尽兴而归,还算完满。
大家又发现了一个发呆的好地方。

6个瞬间继续阅读 »

霞归故里

为了青奥,南京全城工地停工的第一天,“尘”世深处的浦口,邂逅了千年一遇却又转瞬即逝的火烧云。
得知消息,我抄起相机就冲上了18楼顶,门都没来及关好,总算抓住了一点尾巴。
我听闻,街上所有的文艺青年都停下脚步,举起手机相机。
南京,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黄昏了?
几何时,晚霞已成了奢侈品。

常去天台坐坐,带上你的狗和情人 :)

继续阅读 »

灵谷萤月

仲夏夜游灵谷,空山收新雨,草木清瑟,松风沁凉。
万工池旁,月色澄明,藓阶蛩切。老人腰间的收录机唱着夏天的小秘密,不见其人,惟余音回荡在林间。

灵谷觅萤,数访不得。骑车归家,经过一段黢黑幽奇的湖畔林荫小道,偶见路边萤火一闪,旋即停车,竟发现林子里流萤曼舞,衬着月明星稀,水声潺潺,美极,实属意外之缘。
就林野而栖迟,沉醉不知归路。

这黢黑的林子犹洪荒之宇宙,而我们的人生不过是这林间的点点萤火,一闪一轮回,不过须臾。

6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