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寒塘渡月

关于寒塘渡月

寒塘的旅行、摄影和文字。 借我一生 与梦私奔 www.sometime.me

大漠柔情 · 巴丹吉林沙漠

内蒙西部的巴丹吉林,中国四大沙漠之最美,美在溅落金红沙海的宝蓝水珠 —— 一百多个大大小小的海子(湖)。
小小的越野车蠕行在巨大的沙丘间,似过山车一般百转千回跌宕起伏,经历陡峭沙坡上的一次次失重,用两天一夜,穿越无垠的荒寂。这是一段柔情如沙的梦。

你所遗弃的风景,正是我的心心念念;
我所逃离的地方,正是他的一见钟情。

30个瞬间继续阅读 »

沙漠隐泉 · 敦煌

沙漠中也会有路的,但这儿没有。远远看去,有几行歪歪扭扭的脚印。顺着脚印走罢,但不行,被人踩过了的地方,反而松得难走。只能用自己的脚,去走一条新路。回头一看,为自己长长的脚印高兴。不知这行脚印,能保存多久?

要腾腾腾地快步登山,那就不要到这儿来。有的是栈道,有的是石阶,千万人走过了的,还会有千万人走。只是,那儿不给你留下脚印,属于你自己的脚印。来了,那就认了罢,为沙漠行走者的公规,为这些美丽的脚印。
—— 余秋雨

36个瞬间继续阅读 »

“尘”世内外 · 尼泊尔加德满都

马年小年夜,只身从长安城出发,没有白龙马骑,迂回曲折,穿过青海、西藏、尼泊尔,终于走到了西天印度边缘,此刻,正应了灵隐寺门口的四个大字:咫尺西天。
从大昭寺到博德纳大佛塔,从安娜普尔娜峰下的费瓦湖上到释迦牟尼出生地的菩提树下,从险些重病中止的后藏夜路到奇特旺丛林深处的熊虎鬼怪,虽无八十一难却也劫数不少。
从没有神的天朝走到神比人多庙比房多的梵天,从猴庙到象神,从湿婆到活女神,从杜巴广场的鸽子到阿育王石柱上的乌鸦,从绿度母到摩耶夫人,从塔鲁村庄到纽瓦丽建筑,从遍布的神庙到蓝毗尼中华寺。神换了几轮,身边一程之缘的过客也换了几轮。
此次西游之路,不为取得真经,更未证得菩提,只是取回了自己的心。其实,每个人都有一部心灵的西游记,一如少年Pi。酥油灯映在眼中,提卡点在心上。

尼泊尔曾是世界上惟一一个以印度教立国的国家。印度教的繁荣,让这里三步一寺五步一庙,神比人多庙比房多。街头巷尾的人们,慢悠悠地生活在尘世之外。然而,落后的基建和糟糕的路况也让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永远尘土飞扬,口罩成了出行的必需品。加德满都街头的工艺品商贩们,每天开张的第一件事就是拂去佛像上的尘土 —— 这里就是个活生生的“尘”世。
正是这样一个“尘”世内外的尼泊尔,一个不起眼的喜马拉雅南麓山地小国,从上世纪50年代才对外开放边境以来,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全球无数旅行者的脚步。

以安纳普尔纳峰和珠峰大本营为代表的喜马拉雅山地徒步,几乎成了尼泊尔的名片,然而,尼泊尔的精彩远不止这些,恰如它的一句宣传语:Once is not enough.
在这片不大不小的土地上,可以在小印度加德满都感受最为浓郁的宗教人文风情,也可以在小瑞士博克拉泛舟费瓦湖心,一窥雪山连绵的瑞士风光,或是在小非洲奇特旺的原始森林里徒步寻找犀牛和孟加拉虎的踪迹;可以在山顶等风来,乘着滑翔伞一跃升空,在八百米遥望八千米雪山群(按:电影《等风来》下档的日子就是我出发去尼泊尔前一天,虽错过了这么应景的片子,不过回来重温片中熟悉的场景,也别有一番味道),也可以在中尼公路旁的峡谷吊桥上一跃而下,用5秒的失重体验160米的亚洲第一、世界第六高度;可以在北部喜马拉雅山地徒步跋涉半个月,朝圣珠穆朗玛,也可以穿越遍布腹地的文化重镇和蓝毗尼的万国寺庙博览会,从一砖一瓦里,感受印度教传入尼泊尔两千六百多年来神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八年前,尼泊尔议会通过决议,宣布尼泊尔为“世俗国家”,废除印度教为国教。自此,1768年入主加德满都河谷、统一尼泊尔的沙阿王朝所确立的印度教国家不复存在。在正统印度教教徒心目中,国王是印度教守护神毗湿奴的化身,而废除印度教为国教,打破了“君权神授”之说,把国王从神坛上拉了下来,给多民族、多信仰的尼泊尔人民以完全平等的地位,为人民改变尼泊尔的世界最不发达的经济状况增强动力和信心。

有信仰使人安贫乐道,但只有信仰使人穷不思变。人不能没有神,也不能只有神。
唯有把神请下架空的神龛,请到世俗之中,请到平凡日子的每个一念之间,才能发挥真正的力量。如果神和纯粹的仪式就是一切,架空了信仰,那正如试图单纯依靠打坐冥想做瑜伽的形式来“修行”一样,结果是只能年复一年吃着烛光晚餐了。众所周知,南亚诸国经济落后但民众活得快乐,但我们不快乐其实并非因为发达本身,而是缺乏内心的充填物。如果尼泊尔的经济得以改善,他们会过得更快乐。
活在最平凡的人间烟火里,即是最真的修行,即是最好的瑜伽。

NEPAL, Never Ends Peace And Love.

* 本文配乐《Kathmandu Singadarbar》(加德满都一处宫殿的名字)来自购于加德满都小唱片铺的尼泊尔民谣CD,在尼泊尔“梦幻”的本地巴士上经常播放。尼泊尔音乐听似不够精雅,但其大巧不工的魔力在于,无论你的心情多么伤悲,听完第一句,你的心里都会开出花来。
这就是尼泊尔人无处不在的乐观生活态度的感染力。

74个瞬间继续阅读 »

隐形的翅膀 · 流芳路航拍

一年又一年,一站又一站,人生的列车离童年的月台越来越远,远到遗忘。
想起小时候,在今天看来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常年执拗地坚持着的蓝天梦。
一个人,从零开始,翻遍了家藏的一大摞书页泛黄发脆的《电子报》往年合订本之后,在小镇唯一的图书馆里,一知半解地啃下蒙尘的大部头设计理论。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脑和网络,骑车泡图书馆,翻找稀有的比例遥控电路图成了每个周末的主题,找到了如获至宝,借不走就一页一页抄,抄不下就一张一张背。而期刊室里最新一期的模型杂志,则是最大的期待;
在上海书城里寻遍每个书架,只因道听途说,某年某月某一期的杂志里,有一张稀有的陀螺仪电路图;
在电脑城站着蹭网上着5iRC模型论坛,看着一群群同样梦想的人们,既远又近;
揣着好容易偷偷攒下的几块钱“积蓄”,精打细算,一遍遍骑车渡江去外滩电子元件集市淘电机和集成块,一次次跑遍北京东路五金铺子淘轴承和机械零件;
从劳技老师那儿讨来教学用的塑料齿轮拼出传动系统,用废旧的拆机小马达和齿轮,加上天真的想象力,攒出“舵机”;
按着书上的数据,在旧挂历的背面计算着画上1:1的翼型图纸,在爸爸的旧书桌上用废木料拼出结构磨出桨叶,用爸爸的老烙铁和晶莹的松香块焊着用刻刀和三氯化铁自制的电路板,用“家传”的古董示波器彻夜调试电路,在爸爸的钻床上一个个废物利用做零件。
最后的最后,蓝天还是没有向我招手,没能竣工的半成品骨架,谈不上离地,只是静静地立在桌上,收在箱底。但这一做就是整个青春,从小学到高中,形影相随,以至于,会在语文课上和同桌探讨131玩具电机的一百种玩法,或在劳技课上用555集成块搭出单稳态触发器的触摸开关。

没有谁的青春是容易的。转眼,儿时梦已经飞走许多年,远在天边。可现在想起那段感动自己的时光,又似近在咫尺 —— 往后的年月里,她一直是我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于是,在二十七岁的九月,以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日礼物,成全自己的童年。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像


继续阅读 »

曾经沧海 · 嵊泗枸杞岛

几代生涯傍海涯,两三间屋盖芦花。
灯前笑说归来夜,明月随船送到家。

岛上的匆匆一夜,竟鬼使神差地与传说中的“超级月亮”不期而遇。
据说,下一次要等到二十年之后,那时,知天命的我们,又散落在何方?

枸杞岛位于舟山群岛东北部,是嵊泗列岛中仅次于泗礁山的第二大岛(嵊泗列岛包括泗礁山、大洋山、小洋山、嵊山等404个大小岛屿,其中常住人岛15个)。枸杞岛面积5.6平方公里,人口九千余。岛上最高小西天山,海拔199米。岛形略呈”T”字型,以山地为主,山顶多裸岩,沟谷处植被甚茂。森林覆盖率达53%以上,居嵊泗县各岛首位。以枸杞岙附近遍生中药材枸杞灌木,岛即以此得名。

一部《后会无期》,出乎意料地选择了东极岛开拍,也意料之中地让东极岛彻底红了,那个曾经默默无闻的东海小岛,也真的后会无期了,听说上岛的船票都要半夜排队了。当年,我在她声名鹊起前探访过,用影像故事留存了一个曾经的宁静东极,算是遗憾之余的庆幸。
而刚开发一年的枸杞 ,兴许是下一个东极。

这是【与梦私奔】第二期活动,六人行。


88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