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寒塘渡月

关于寒塘渡月

寒塘的旅行、摄影和文字。 借我一生 与梦私奔 www.sometime.me

老寒逛菜场 · 待到春风吹起,我就扛菜去看你。

想来,打记事起,偌大南京城里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沿街一字摆开的露天菜场,没有之一——逼仄、狭长、拥挤、嘈杂,对小小的我来说,就是一个总也走不到头的奇幻世界,那叫一个酣畅过瘾!

街角的某家老店里,巨大的铁锅不徐不疾地摇晃着满锅的麻油,香气袭人,一旁装着长长的银色鹅颈龙头的大油桶前,总是排着三三两两等着打酱油的,光着膀子,大大咧咧地唠着家常。

满笼子草鸡土鸭那不大好闻的味道,混合着鱼腥味儿,还有带着土腥味儿的新鲜蔬菜的清香。菜场不同区域的味道也是不一样的,即使没怎么来过,也可以用鼻子完成导航。这些个五花八门的味儿,就这么串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特别但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味儿,飘荡在街上,那大概就是烟火味儿吧!

再配上百态的农民和小贩们的吆喝,和大妈大爷口中,那种你永远也学不来的套路熟稔又抑扬顿挫的讨价还价,还有鸡鸭们咯咯嘎嘎此起彼伏的叫声,那就是一场完美的5D电影了,免费从早放到晚。

真真是:
人声禽声吆喝声,声声入耳
青菜韭菜大白菜,菜菜关心

记得那时候,天天就巴望着跟妈妈去菜场玩,从家门口的科巷跟到隔着几条街的石鼓路,从朝天宫跟到夫子庙,从羊皮巷跟到能仁里,从长乐路跟到琵琶巷,甚至骑着我心爱的金狮小自行车,跟着妈妈的藏青色二八大杠老凤凰,一路跟到“远在西天”的南湖水西门果品市场,在那些用红色小塑料袋套着的橘子芦柑堆成的山丘间玩得不亦乐乎……彼时的我,就是个妈妈身后如影随形的买菜小跟班,妈妈一路挑,我就一路跟。菜场,就是我永远逛不尽玩不腻的“百草园”,就是我家门口的“诗和远方”,永远充满了奇遇,老天赐予我的意外惊喜总是用不完——从水产摊贝壳堆里翻出的一枚住着寄居蟹的小海螺,或是猫在爬满了红壳儿大龙虾的铁盆一角吐泡泡的青壳儿小石蟹……每一样,都是我如获至宝的战利品,甫一到手就小心翼翼地放进车篓里,怕它们扛不住南京的火炉,顶着盛夏辛辣的骄阳一路飞车,护送着冲回家,活物就搁进水盆铺上泥和水草养起来——海产是最头疼的,只能用家里吃的盐和仅有的一点知识自己捣腾,配制出自觉口感还不错的山寨“海水”来勉强养着等死。死物就省事儿多了,直接关进一个纸鞋盒——我视同命根的藏宝箱——攒起来,甚至还一度立志将来要做一个贝螺收藏家。

菜场,也正因为如此种种,而成了我童年记忆最不可磨灭的一部分。现在老了自己逛,反正,算是白首不相离了。

老南京的菜场逛得差不多了,这回老寒随缘随兴一逛的是墨西哥瓦哈卡乡下小村Ocotlán的早市和周五赶集。每张图里的菜,都是这里乃至整个南墨西哥的特色。老寒亦十分佩服这里的旅游部门,此行印象颇深的一个细节是,在他们免费提供的当地旅游资讯地图上,真的把会把菜场当作看点特别标注出来,而更难得的是,菜市里完美保持着本来该有的“脏乱差”,就像从未有游客来过而只属于当地老土著时的样子——这才是一个接地气、烟火味儿十足的菜场之灵魂所在。这样的理念,也成功甩开了国内太多条街。

待到春风吹起
我就扛菜去看你

10个瞬间继续阅读 »

那些年,我们“去过”的地方

听说,你“去过”很多地方?

在一个地方:
转个车是“去过”
下车撒泡尿拍张照也是“去过”
跟个一日游是“去过”
走上十天半月也是“去过”
小住上几年是“去过”
呆了一辈子没出去过的老土著也是“去过”

所以在我看来,所谓“去过”根本就是个很虚的伪概念,而追求和沾沾自喜于mark过的地方的数量,更是毫无意义的旅游虚荣症。很多人甚至连自己生活的城市、省份和国家都没真正好好“去过”,就在一心忙着mark别的国家。

自己家门口都没好好观过,哪来的世界观?

质量永远比数量重要。关键不是去过多少地方,而是:

你在消耗了相应资源之后
即给这趟旅行的“输入”,或曰“支出”,如时间精力金钱等消费投入。

在那里收获了什么,继而产出了什么
这两者之和即“输出”,或曰“收入”,如见闻(识)、体验和体会(受)、思考和感悟(想)、各种形式的对外表达(行),色识受想行五蕴,即是旅行的全部意义。
注意,“收获”和“产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由外而内,后者由内而外。

有没有实现“收支平衡”
收获是否对得起付出/消耗的资源成本,这也是一趟真正像样的“旅行”最起码的要求,即使暂时没有“行”,至少也有有足够的“想”。

是否实现了更高“性价比”阶段的“盈利”
更高杠杆的投资回报率

乃至“财务自由”
即几乎无需支出就可以丰收。比如在家门口旅行。
当然,不“投入”就能丰收绝非不劳而获,而是有赖于你前半生所积累的阅历、所练就的实力,这些积淀都是前期隐形的投入所换来的软实力,厚积薄发而已。一言蔽之,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这是我眼中旅行的三重境界。

只要保持“收入”,不断经历新的故事和体验,不断思考和感悟,不断创造新的收获和产出,真心的,哪里都一样——不论你是一日千里,还是千日一里。

纯粹以享乐目的的吃喝玩乐之“旅游”就属于纯消费行为,入不敷出。真正的旅行不是享乐主义,而就是一趟微缩的人生,其间百味杂陈,悲欣交集,有着微缩的五蕴。

人生即旅行,旅行即人生。愿大家都能人生里,在渐行渐远的漫漫行足路上,早日修得“五蕴不空”。

2018.5.13,于瓦哈卡城
摄于 2018.5.7

玉鹭池边的三棵树

玉鹭池边,三棵树的流年碎影。

这一泓水和三棵树,组成了一个天然的大戏台,日复一日着你方唱罢我登场,无数次幕起幕落间,流年藏在树下,碎影刻在湖中。就这么生老病死成住坏空,待一切都结束之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惟愿有生之年,能把这三兄弟的故事一直讲下去,直到伴我穿越大半生。

此时此刻,人间四月天,波上寒烟翠,又到了去探望它们的时候。

摄于 2010 ~ 2017

7个瞬间继续阅读 »

大地的诗 · 2016

2016,寒暑易节。
从一片皑皑白雪中如上帝指纹般的龙井茶田,到千里之外的贵州大山深处,另一片金玉相嵌的无际麦浪。

在1月的某个深夜,目送2016的背影,精选出了一年里的30张/组《大地的诗》系列航拍类画意摄影作品,在2017的第23个清晨,作结一年的云端之旅。

摄于贵州(黔东南州、黔南州)、杭州、苏州、魔都,和家门口。

38个瞬间继续阅读 »

与梦私奔 · 六周岁

人生最销魂的加班,莫过于挑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醉里挑灯看键,先给自己提个小需求,然后一个人从想idea、采集素材、交互、视觉、动画、音效、前端、后端、联调、测试一路杀到发版本上线。一气呵成,酣畅淋漓!还不过瘾,就再来一个,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作为一只爱写代码的视觉动物,私以为最有意思的还是视觉设计环节,竟然不是Coding……

11个瞬间继续阅读 »

贵州丹寨汞矿遗址 · 穿越半个世纪的虫洞,一个时代的背影

幽暗狭长的废弃汞矿隧洞,尘封在丹寨的大山深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隧洞里,除了岩缝里渗水嘀嘀嗒嗒的悠远回声,只剩下一片能听到心跳的绝对死寂。洞里冬暖夏凉,七月仲夏的日子里 一进洞就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裹挟着些许神秘和阴森扑面而来。

这些隧洞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时期被流放至此的大量劳改犯长年累月挖出来的,据说附近几个村子底下都被掏空了,所有大小隧洞加起来的总长超过3000公里,相当于从上海沿318国道一直走到西藏。那时候的汞矿地区热闹非凡,繁华如梦,很多人慕名而来打工赶集做买卖,辉煌一时,一个小村的人口堪比县城。

苏联风格的火电厂建筑遗存至今,静卧在这偏远荒寂的小山村里,显得格外庞大而突兀,有的厂房破败的屋顶已然漏风透月,甚至几乎被郁郁葱葱的茂密藤蔓吞没,连高耸的烟囱顶部都长出了荒草,厂区里遍布着锈迹斑驳的巨大铁疙瘩机器设备。

如今的汞矿满目疮痍,只剩下一片颓圮中的残垣断壁,成了曾经的如梦繁华最后的证据。

倒是那条长长的废弃矿洞,逐渐演变成了一山之隔的两个村子间的捷径,平时一天也没几个人路过,冷清寂静得有些瘆人,但每当遇上赶集,骑着摩托抄近路往来的附近村民便络绎不绝,隆隆的马达回声不绝于耳,久久回荡在洞中。

6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