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丹寨汞矿遗址 · 穿越半个世纪的虫洞,一个时代的背影

幽暗狭长的废弃汞矿隧洞,尘封在丹寨的大山深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隧洞里,除了岩缝里渗水嘀嘀嗒嗒的悠远回声,只剩下一片能听到心跳的绝对死寂。洞里冬暖夏凉,七月仲夏的日子里 一进洞就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裹挟着些许神秘和阴森扑面而来。

这些隧洞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时期被流放至此的大量劳改犯长年累月挖出来的,据说附近几个村子底下都被掏空了,所有大小隧洞加起来的总长超过3000公里,相当于从上海沿318国道一直走到西藏。那时候的汞矿地区热闹非凡,繁华如梦,很多人慕名而来打工赶集做买卖,辉煌一时,一个小村的人口堪比县城。

苏联风格的火电厂建筑遗存至今,静卧在这偏远荒寂的小山村里,显得格外庞大而突兀,有的厂房破败的屋顶已然漏风透月,甚至几乎被郁郁葱葱的茂密藤蔓吞没,连高耸的烟囱顶部都长出了荒草,厂区里遍布着锈迹斑驳的巨大铁疙瘩机器设备。

如今的汞矿满目疮痍,只剩下一片颓圮中的残垣断壁,成了曾经的如梦繁华最后的证据。

倒是那条长长的废弃矿洞,逐渐演变成了一山之隔的两个村子间的捷径,平时一天也没几个人路过,冷清寂静得有些瘆人,但每当遇上赶集,骑着摩托抄近路往来的附近村民便络绎不绝,隆隆的马达回声不绝于耳,久久回荡在洞中。

6个瞬间

幽暗狭长的废弃汞矿隧洞,尘封在丹寨的大山深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隧洞里,除了岩缝里渗水嘀嘀嗒嗒的悠远回声,只剩下一片能听到心跳的绝对死寂。洞里冬暖夏凉,七月仲夏的日子里 一进洞就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裹挟着些许神秘和阴森扑面而来。

这些隧洞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时期被流放至此的大量劳改犯长年累月挖出来的,据说附近几个村子底下都被掏空了,所有大小隧洞加起来的总长超过3000公里,相当于从上海沿318国道一直走到西藏。那时候的汞矿地区热闹非凡,繁华如梦,很多人慕名而来打工赶集做买卖,辉煌一时,一个小村的人口堪比县城。

苏联风格的火电厂建筑遗存至今,静卧在这偏远荒寂的小山村里,显得格外庞大而突兀,有的厂房破败的屋顶已然漏风透月,甚至几乎被郁郁葱葱的茂密藤蔓吞没,连高耸的烟囱顶部都长出了荒草,厂区里遍布着锈迹斑驳的巨大铁疙瘩机器设备。

如今的汞矿满目疮痍,只剩下一片颓圮中的残垣断壁,成了曾经的如梦繁华最后的证据。

倒是那条长长的废弃矿洞,逐渐演变成了一山之隔的两个村子间的捷径,平时一天也没几个人路过,冷清寂静得有些瘆人,但每当遇上赶集,骑着摩托抄近路往来的附近村民便络绎不绝,隆隆的马达回声不绝于耳,久久回荡在洞中。

摄于 2016.9,写于 2016.12.16 凌晨


微信公众号:寒塘渡月jiangxiao025
与你分享我的旅行、摄影与文字。
借我一生 与梦私奔
sometime.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