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秋最后的吟唱 ·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

在南京的初冬里,偶然路过北京东路边一个隐秘的惊艳角落,鲜见人影,也躲过了不解风情的清洁工,厚实的落叶从脚底传来羊毛地毯般的惬意。

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只遇到了一阵北风,吹来一片落叶,一对母女,和一个遛狗的大叔。依然葱翠的桂树把这个小旮旯围了个严实,安静得只能听见风过树梢,黄叶扑地的声音,那许是今秋最后的吟唱。

其实,这些摄于刚好整两年前,2013年十二月的第一天。如今,小姑娘又该长大了两岁,不知在哪里,又是什么模样。片子一直无暇处理,搁在硬盘深处快忘了,直至今日才翻腾出来拂去尘封。据她妈妈说,女儿小名叫果果,刚上一年级,生得俊俏的她在西祠某版面里已经是个小名模了。

两年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唯有照片这个时光机,能让时光暂停,送我3秒穿越716天,回到那个角落,那个下午,那个还没做完的暮秋梦里。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这也许就是摄影之于我和很多同好们的最大意义吧。

8个瞬间

在南京的初冬里,偶然路过北京东路边一个隐秘的惊艳角落,鲜见人影,也幸免于清洁工的不解风情,厚实的落叶从脚底传来羊毛地毯般的惬意。

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只遇到了一阵北风,吹来一片落叶,一对母女,和一个遛狗的大叔。依然葱翠的桂树把这个小旮旯围了个严实,安静得只能听见风过树梢,黄叶扑地的声音,那许是今秋最后的吟唱。

其实,这些摄于刚好整两年前,2013年十二月的第一天。如今,小姑娘该又长大了两岁,不知在哪里,又是什么模样。片子一直无暇处理,搁在硬盘深处快忘了,直至今日才翻腾出来拂去尘封。据她妈妈说,女儿小名叫果果,刚上一年级,生得俊俏的她在西祠某版面里已经是个小名模了。

两年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唯有照片这个时光机,能让时光暂停,送我3秒穿越716天,回到那个角落,那个下午,那个还没做完的秋梦断处。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这也许就是摄影之于我和很多同好们的最大意义吧。

摄于 2013.12.1

* 林海 – 几度枫红


微信公众号:寒塘渡月jiangxiao025
与你分享我的旅行、摄影与文字。
借我一生 与梦私奔
sometime.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