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腊月半 · 我的摄影观

焦点拍客约稿,自不敢懈怠。
只是无奈,久不写长文,笔头尽疏。遥看当年,倒是很喜欢码字,故请允许我拿来主义一回:)
旧作新读,重温几年前的摄影观念,有一些改变了,也有一些坚持着。
文章写于2011年初,至今千日有余,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


明朝的张岱曾写过一篇《西湖七月半》,讲了在七月半的西湖赏月的五类人,读来饶有趣味。现在虽时值腊月寒冬,西湖边依然少不了无数长枪短炮,他们也有几类。

昨晚和朋友聊到某著名摄影师的作品,这个拿过金像奖的家伙,整天背着十几万的器材在西湖和西溪一带打鸟不亦乐乎。此为一类。
不过对他作品的是是非非的讨论,已经不那么重要,而由此兴起,对自己平日各种零碎的思路和创作观做一个总结,却是最实在的。

最初与摄影有染,缘起小林的一系列作品,深受其感染。而时至今日,接触了越来越多的名家或草根的影像作品,至爱的依然还是小林的作品,那种风格那些故事,未见出其右者。
小林的作品,每一张背后都是一个故事,而照片本身只是故事的一个封面、一个引子,并不包含故事的内容,它只是对自己记忆的一个标记。他的旅途,遇各种各样的人,历各种各样的事,看各种各样的景,感各种各样的情,独立于摄影之外。一张张影像只是组成了记忆的目录,而故事和记忆,才是他的作品正文。他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自己的,或别人的。
类似的,还有陈庆港,这位杭州日报的首席摄记。偶然机缘去了他的个人观片会,而有幸结识。听他一路的故事,亦受感染。
此为一类。不过他们也类而不同,前者的表达更偏艺术,而后者更偏纪实。

我不喜欢在摄影本身这个狭小的概念范畴里去探讨创作,那样山穷水尽也终囿于一隅之地。
我喜欢这样,用影像给生活编个目录。

为创作而思考,还是思考而后创作,这是个问题。

摄影其实不过是一种记录方式,如文字。对世界和美的发现和思考,无关乎记录方式。只不过利用摄影这个把广袤立体的世界平面化于方寸纸上的方式时,若运用一些它特定的技巧,比如画面的形式美,可让记录更具感染力,如文学技巧可以使文章更有文采。而善用技巧的人,便成了“家”,一如善用文学技巧的作家。这恐怕也是所谓大师和寻常人的唯一区别。作品水平的提升,主要在于养性,而非形式技巧。
太多的人,为了记录而去发现美、去思考,而非有所悟后,用影像作个记录。此为一类。

记录下来或者没有记录,这也无关紧要,这区别仅在于你把故事说给别人或自己听了,还是留在心里。
常听闻有人为了捕捉某个精彩画面,费尽心机,起早贪黑、苦苦寻觅、痴痴久等,终得正果,并被作为执着艺术的榜样。此为一类。
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如此刻意。记录生活的过程应是自然的,随缘的,顺便的。当记录反客为主,生活成了配角,也就失去了记录的意义。
当然如果穷折腾的首要目的是让自己感受这别样的风景,然后顺便做个记录,那倒是挺有意义的。

摄影人的一个通病,就是舍不得一丝美从镜头边溜走:没拍到要懊悔错过了美丽,拍到了还要纠结不是最美的瞬间。实际上,美何其多,取之不竭,用之不尽,何忧这一丝一毫。能拍则拍,不拍无妨。把一些美留在原处吧,何必非悉数带走不可?留些给别人拍拍。
“至于拍不到的那些,就算了吧,总不能拍完世间所有的好照片,留些给别人拍拍,拍好这个50 1.4能拍到的东西,已经很了不起了!”(小林语)
不过,也两说。因为世间之美虽多,但有缘发现并捕捉到的,却是终是寥寥,经不起“洒脱”的挥霍。恰如世间的佳人千千万,但属于你的就那么一个。天赐予你的未必都是属于50 1.4的,而天赐珍品向来稀罕,当倍加珍惜每一次机会,尽力准备。
当然,也不必准备过度,以至走了极端,那就适得其反了。

又有一些人,只要相机随身,他的旅途基本就只剩下到处寻寻觅觅取景按快门的记忆,走在路上,脑袋里想的时常都是“创作”。此为一类。
这样的旅途已经变质,而不再属于自己。他的旅途实际是一片空白,而他的“作品”也因此而苍白——如果连自己也无暇真正感受,那么还谈何记录和表达呢。明白这一点,带和不带,拍和不拍,便没有多少区别。

想起刘墉在《我亦无争》中提及的登山者,其实问题不在于带不带,而在于心态。感受和记录本不矛盾,它们其实很和谐,影像如游记。背着相机到处跑来跑去,不是为了喂饱它,而是为了方便随时记录自己。当然,如果觉得很难做到,也不妨像刘墉所说的,“我亦无争天亦美”,放下相机走一回。

以上种种,其实也是一类,究其本源,皆是同根生。
我一直觉得在投入任何一种艺术之前,先思考一下哲学是很有实际意义的事,这能让自己少太多不必要的纠结和弯路。

生活亦是一门艺术。


续:关于几个经典具体问题,个人的看法。

关于后期
当你用相机取广袤立体的世界之一角,并将之平面化成方寸图片之时,便完成了对这个世界最大最根本的PS。
把这个转化过程全部交给前期,还是延续到后期,决定了创作的深度。创作并不因是否在相机内完成而界定价值。
故无所谓真假,是艺术就有人为成分,照搬世界既不可能,也没有艺术价值。

关于这个问题由于说得比较简略,误解争议较多,详细补充解释一下我的看法:
摄影利用现实世界的光线,经过一系列采集处理,来形成一定的影像,这个影像只是一个平面”画像“,而非世界的”镜像“。摄影的艺术性在于通过对形成影像的过程加以各种控制,从而获得特定的画面效果,来表达自己的主观思想感情。
摄影通过凸透镜原理来获得影像,通过镜头、光圈、快门、焦距等来控制影像(例如用取景器选取画面,用光圈控制景深虚化,用滤镜控制色彩影调等)。这些就是在相机内部完成前期”PS“部分,而后期部分则是在相机外继续”PS“而已(比如用裁剪来选取画面,用曲线来控制影调,用软件控制色彩等)。
直觉性地认为照片就是世界镜像,而后期是对这个”世界镜像“的人为二次修改,其实是一种习惯性的错觉。
这部分想法比较抽象,虽尽力说得明确具体一些,还是颇有佛家所谓”不可说”之感,需要在实际创作中去体会。

关于形式选择
为何选择用摄影来表达?形式的核心是特征,选择一种艺术形式,实质是选择了它的形式特征(对真实世界的映像)。所以,虽无所谓真假,但是否违背或丧失了其固有形式特点,决定了它是否算摄影作品。

关于形式借鉴
一种艺术形式存在的意义在于它的独有的形式特征,不同的艺术形式间可相互借鉴,但如果试图在形式层面上去高度模仿另一种艺术形式,或模仿源自美学思想相悖的艺术形式,那么,直接选择后者吧。
例如,用摄影在画面效果上去高仿国画:用写实的形式去高度模仿写意的形式。不过,若能用写实的笔触来表达写意的思想,则是思想层面的消化融合,善莫大焉。

关于形式创新
创作无定则,但美学有原则。美是共通的,否则就没有共鸣。没有思想支持的另类并不一定等于美的创新。对比是一切艺术的最基本原则,无论形式上如何创新,都跳不开的原则。
我曾看到有人把大量照片都拍成黑灰一团,而他除了声称自己这是“很艺术”“很不商业“之外,自己也说不出为何要这么拍。

关于艺术与非艺术
艺无定则,但有原则。
艺术作品与生活照的区别,不在于任何画面形式特征,只在于作者是故意如此,还是无意而为。
一个小孩涂鸦了几朵向日葵,和梵高的一模一样,但他不是梵高。

关于三思后行
创作前要不要先“纸上谈兵”想透彻,还是拿枪上阵再说?
艺术只是表达,用各种形式对思想的表达,表达什么,永远比如何表达更重要。

2011.1.22 于杭州

* 图 / 2011.1.21 摄于杭州


微信公众号:寒塘渡月jiangxiao025
与你分享我的旅行、摄影与文字。
借我一生 与梦私奔
sometime.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