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草埋风骨 · 箭扣野长城

箭扣,最险峻雄奇的一段明长城,始建于唐,终缮于明,清之后荒废至今,自然风化严重,却恰恰美在天然去雕饰。整段长城蜿蜒呈W状,形如满弓扣箭,走势比司马台更加富于变化和韵律,山势比慕田峪雄奇峻峭。
到西栅子时,只剩一下午的时间爬山 —— 准确来说,是四个钟头 —— 只够走一小段。箭扣有南北两线可走,北线山势平缓,不必艰难跋涉亦可登上巍巍敌楼,而南线山势极其陡峭,几乎直上直下,惊心动魄,遇见坍塌的路段还要绕出长城,在城墙的石缝里插上树枝做梯子,再爬墙进去。
不假思索,照例选择了后者。依着村里阿婆所指,循着起伏不定的林间小道上山,爬了一个多小时,只遇着两个遇阻折返的老外,有些地方荒草埋幽径,不辨其路。
登顶之后,只见瘦削的野长城绵延在崇山峻岭之间,峭壁上的一段七十度陡坡,望而生畏。
放眼四望,方圆十几里山岭,目光所及之处,竟不见一人。纵满目疮痍,亦是一种极美妙之自在!
所过之处,脚下遍布碎砖乱瓦,眼前尽是残垣断壁。砖缝间长满了高过人头的荒草杂树,开着不知名的野花。
夕阳西下,颓圮的烽火台被漆上一层金,钻进去,顿觉阴风阵阵,甚是苍凉。
倚墙久立,透过箭窗远眺山谷里的小村庄,来时经过的山路蜿蜒纤细,泛着柔和的金晖,映着渐渐泛红的天际。
怆然唏嘘,为金戈铁马中千年不屈的万里风骨,都作了土,更为一号城崩塞色苦,再号杞梁骨出土。
若得几日闲,背上帐篷一路走下去,夜宿敌台,观星看月,何等自在!

5个瞬间

摄于 2014.5.5


微信公众号:寒塘渡月jiangxiao025
与你分享我的旅行、摄影与文字。
借我一生 与梦私奔
sometime.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