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玉鹭池边的三棵树

玉鹭池边,三棵树的流年碎影。

这一泓水和三棵树,组成了一个天然的大戏台,日复一日着你方唱罢我登场,无数次幕起幕落间,流年藏在树下,碎影刻在湖中。就这么生老病死成住坏空,待一切都结束之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惟愿有生之年,能把这三兄弟的故事一直讲下去,直到伴我穿越大半生。

此时此刻,人间四月天,波上寒烟翠,又到了去探望它们的时候。

摄于 2010 ~ 2017

7个瞬间继续阅读 »

特色文章

大地的诗 · 2016

2016,寒暑易节。
从一片皑皑白雪中如上帝指纹般的龙井茶田,到千里之外的贵州大山深处,另一片金玉相嵌的无际麦浪。

在1月的某个深夜,目送2016的背影,精选出了一年里的30张/组《大地的诗》系列航拍类画意摄影作品,在2017的第23个清晨,作结一年的云端之旅。

摄于贵州(黔东南州、黔南州)、杭州、苏州、魔都,和家门口。

38个瞬间继续阅读 »

特色文章

贵州丹寨汞矿遗址 · 穿越半个世纪的虫洞,一个时代的背影

幽暗狭长的废弃汞矿隧洞,尘封在丹寨的大山深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隧洞里,除了岩缝里渗水嘀嘀嗒嗒的悠远回声,只剩下一片能听到心跳的绝对死寂。洞里冬暖夏凉,七月仲夏的日子里 一进洞就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裹挟着些许神秘和阴森扑面而来。

这些隧洞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时期被流放至此的大量劳改犯长年累月挖出来的,据说附近几个村子底下都被掏空了,所有大小隧洞加起来的总长超过3000公里,相当于从上海沿318国道一直走到西藏。那时候的汞矿地区热闹非凡,繁华如梦,很多人慕名而来打工赶集做买卖,辉煌一时,一个小村的人口堪比县城。

苏联风格的火电厂建筑遗存至今,静卧在这偏远荒寂的小山村里,显得格外庞大而突兀,有的厂房破败的屋顶已然漏风透月,甚至几乎被郁郁葱葱的茂密藤蔓吞没,连高耸的烟囱顶部都长出了荒草,厂区里遍布着锈迹斑驳的巨大铁疙瘩机器设备。

如今的汞矿满目疮痍,只剩下一片颓圮中的残垣断壁,成了曾经的如梦繁华最后的证据。

倒是那条长长的废弃矿洞,逐渐演变成了一山之隔的两个村子间的捷径,平时一天也没几个人路过,冷清寂静得有些瘆人,但每当遇上赶集,骑着摩托抄近路往来的附近村民便络绎不绝,隆隆的马达回声不绝于耳,久久回荡在洞中。

6个瞬间继续阅读 »

特色文章

相 · 娑婆世界,寂静涅槃

按:长久以来,佛教一直是我最钟爱的题材之一。除了家庭氛围因素而对佛教备感亲切之外,更缘起于佛教本身这个取之不竭的思想海洋,浸泡其中,感受一种极致的思想美学,享受着如冬日暖阳、夏日荫凉。

杭氧厂,荒废的国营老厂遗址,亚洲最大的连体厂房,戒卫森严,人迹罕至。当年和南京晨光机器厂竞标灵隐罗汉堂500罗汉造像的任务,这批佛像即是灵隐寺罗汉堂锡青铜五百罗汉塑像401~500编号的原始石膏模的一部分,有六十多尊,或坐或立,或悲或喜。这些石膏塑像制作于十四年前,一直没有销毁掉,就这么露天随意丢在厂区一角,在年复一年的风霜刀剑严相逼中,日渐皮肉斑驳筋骨暴露,恍若寂静涅槃,唯沧桑的眼眸里愈发透露着穿透岁月的慈悲——

或温润或犀利,或喜乐或嗔怒,或沧桑或坚毅,嬉笑怒骂,悲喜无常。

这是罗汉相,亦是我们凡人相,乃至世间众生相。毕竟,众生皆苦。

娑婆世界,菩提何在?
众里寻他千百度,踏破铁鞋无觅处。
而此刻,他们似在用斑驳陆离的庄严如是答: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
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欣交集处。

84000法门,84000个瞬间继续阅读 »

特色文章

【小雪四章】乱把白云揉碎 · 旧雪新逢忆金陵

晨起恰闻金陵逢雪,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这场岁末的初雪,比往年提早了个把月不约而至,早得令人猝不及防,愣是死死拽住了2016的尾巴,亦可能是今年南京的最后一场雪。
恰忆长卿诗四句之景,遂觅旧作四幅相契,即兴作此【小雪四章】,凑个热闹应个景。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 末句之配图推敲良久,难分伯仲,索性悉数奉上。


2016·满觉陇


2016·龙井


2011·安缦法云


2016·满觉陇


2015·浦口沿江

5个瞬间继续阅读 »

与梦私奔 · 六周岁

人生最销魂的加班,莫过于挑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醉里挑灯看键,先给自己提个小需求,然后一个人从想idea、采集素材、交互、视觉、动画、音效、前端、后端、联调、测试一路杀到发版本上线。一气呵成,酣畅淋漓!还不过瘾,就再来一个,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作为一只爱写代码的视觉动物,私以为最有意思的还是视觉设计环节,竟然不是Coding……

11个瞬间继续阅读 »

大地的诗 · 2015

2015,寒暑易节。
从一棵开花的树,到一段未了的缘。

在12月的最后一个夜晚,目送2015的背影,精选出了一年里的16张《大地的诗》系列航拍类画意摄影作品 ,在2016的第一个清晨,作结一年的云端之旅。

摄于江苏、浙江、福建。

16个瞬间继续阅读 »

今秋最后的吟唱 ·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

在南京的初冬里,偶然路过北京东路边一个隐秘的惊艳角落,鲜见人影,也躲过了不解风情的清洁工,厚实的落叶从脚底传来羊毛地毯般的惬意。

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只遇到了一阵北风,吹来一片落叶,一对母女,和一个遛狗的大叔。依然葱翠的桂树把这个小旮旯围了个严实,安静得只能听见风过树梢,黄叶扑地的声音,那许是今秋最后的吟唱。

其实,这些摄于刚好整两年前,2013年十二月的第一天。如今,小姑娘又该长大了两岁,不知在哪里,又是什么模样。片子一直无暇处理,搁在硬盘深处快忘了,直至今日才翻腾出来拂去尘封。据她妈妈说,女儿小名叫果果,刚上一年级,生得俊俏的她在西祠某版面里已经是个小名模了。

两年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唯有照片这个时光机,能让时光暂停,送我3秒穿越716天,回到那个角落,那个下午,那个还没做完的暮秋梦里。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这也许就是摄影之于我和很多同好们的最大意义吧。

8个瞬间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