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大地的诗 · 2016

2016,寒暑易节。
从一片皑皑白雪中如上帝指纹般的龙井茶田,到千里之外的贵州大山深处,另一片金玉相嵌的无际麦浪。

在1月的某个深夜,目送2016的背影,精选出了一年里的30张/组《大地的诗》系列航拍类画意摄影作品,在2017的第23个清晨,作结一年的云端之旅。

摄于贵州(黔东南州、黔南州)、杭州、苏州、魔都,和家门口。

38个瞬间继续阅读 »

特色文章

贵州丹寨汞矿遗址 · 穿越半个世纪的虫洞,一个时代的背影

幽暗狭长的废弃汞矿隧洞,尘封在丹寨的大山深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隧洞里,除了岩缝里渗水嘀嘀嗒嗒的悠远回声,只剩下一片能听到心跳的绝对死寂。洞里冬暖夏凉,七月仲夏的日子里 一进洞就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裹挟着些许神秘和阴森扑面而来。

这些隧洞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时期被流放至此的大量劳改犯长年累月挖出来的,据说附近几个村子底下都被掏空了,所有大小隧洞加起来的总长超过3000公里,相当于从上海沿318国道一直走到西藏。那时候的汞矿地区热闹非凡,繁华如梦,很多人慕名而来打工赶集做买卖,辉煌一时,一个小村的人口堪比县城。

苏联风格的火电厂建筑遗存至今,静卧在这偏远荒寂的小山村里,显得格外庞大而突兀,有的厂房破败的屋顶已然漏风透月,甚至几乎被郁郁葱葱的茂密藤蔓吞没,连高耸的烟囱顶部都长出了荒草,厂区里遍布着锈迹斑驳的巨大铁疙瘩机器设备。

如今的汞矿满目疮痍,只剩下一片颓圮中的残垣断壁,成了曾经的如梦繁华最后的证据。

倒是那条长长的废弃矿洞,逐渐演变成了一山之隔的两个村子间的捷径,平时一天也没几个人路过,冷清寂静得有些瘆人,但每当遇上赶集,骑着摩托抄近路往来的附近村民便络绎不绝,隆隆的马达回声不绝于耳,久久回荡在洞中。

6个瞬间继续阅读 »

特色文章

相 · 娑婆世界,寂静涅槃

按:长久以来,佛教一直是我最钟爱的题材之一。除了家庭氛围因素而对佛教备感亲切之外,更缘起于佛教本身这个取之不竭的思想海洋,浸泡其中,感受一种极致的思想美学,享受着如冬日暖阳、夏日荫凉。

杭氧厂,荒废的国营老厂遗址,亚洲最大的连体厂房,戒卫森严,人迹罕至。当年和南京晨光机器厂竞标灵隐罗汉堂500罗汉造像的任务,这批佛像即是灵隐寺罗汉堂锡青铜五百罗汉塑像401~500编号的原始石膏模的一部分,有六十多尊,或坐或立,或悲或喜。这些石膏塑像制作于十四年前,一直没有销毁掉,就这么露天随意丢在厂区一角,在年复一年的风霜刀剑严相逼中,日渐皮肉斑驳筋骨暴露,恍若寂静涅槃,唯沧桑的眼眸里愈发透露着穿透岁月的慈悲——

或温润或犀利,或喜乐或嗔怒,或沧桑或坚毅,嬉笑怒骂,悲喜无常。

这是罗汉相,亦是我们凡人相,乃至世间众生相。毕竟,众生皆苦。

娑婆世界,菩提何在?
众里寻他千百度,踏破铁鞋无觅处。
而此刻,他们似在用斑驳陆离的庄严如是答: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
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欣交集处。

84000法门,84000个瞬间继续阅读 »

特色文章

【小雪四章】乱把白云揉碎 · 旧雪新逢忆金陵

晨起恰闻金陵逢雪,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这场岁末的初雪,比往年提早了个把月不约而至,早得令人猝不及防,愣是死死拽住了2016的尾巴,亦可能是今年南京的最后一场雪。
恰忆长卿诗四句之景,遂觅旧作四幅相契,即兴作此【小雪四章】,凑个热闹应个景。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 末句之配图推敲良久,难分伯仲,索性悉数奉上。


2016·满觉陇


2016·龙井


2011·安缦法云


2016·满觉陇


2015·浦口沿江

5个瞬间继续阅读 »

与梦私奔 · 六周岁

人生最销魂的加班,莫过于挑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醉里挑灯看键,先给自己提个小需求,然后一个人从想idea、采集素材、交互、视觉、动画、音效、前端、后端、联调、测试一路杀到发版本上线。一气呵成,酣畅淋漓!还不过瘾,就再来一个,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作为一只爱写代码的视觉动物,私以为最有意思的还是视觉设计环节,竟然不是Coding……

11个瞬间继续阅读 »

大地的诗 · 2015

2015,寒暑易节。
从一棵开花的树,到一段未了的缘。

在12月的最后一个夜晚,目送2015的背影,精选出了一年里的16张《大地的诗》系列航拍类画意摄影作品 ,在2016的第一个清晨,作结一年的云端之旅。

摄于江苏、浙江、福建。

16个瞬间继续阅读 »

今秋最后的吟唱 ·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

在南京的初冬里,偶然路过北京东路边一个隐秘的惊艳角落,鲜见人影,也躲过了不解风情的清洁工,厚实的落叶从脚底传来羊毛地毯般的惬意。

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只遇到了一阵北风,吹来一片落叶,一对母女,和一个遛狗的大叔。依然葱翠的桂树把这个小旮旯围了个严实,安静得只能听见风过树梢,黄叶扑地的声音,那许是今秋最后的吟唱。

其实,这些摄于刚好整两年前,2013年十二月的第一天。如今,小姑娘又该长大了两岁,不知在哪里,又是什么模样。片子一直无暇处理,搁在硬盘深处快忘了,直至今日才翻腾出来拂去尘封。据她妈妈说,女儿小名叫果果,刚上一年级,生得俊俏的她在西祠某版面里已经是个小名模了。

两年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唯有照片这个时光机,能让时光暂停,送我3秒穿越716天,回到那个角落,那个下午,那个还没做完的暮秋梦里。

照片如酒,历久弥香。这也许就是摄影之于我和很多同好们的最大意义吧。

8个瞬间继续阅读 »

大城小事 ——《百花深处的老情人 · 北京》创作访谈

借着一次摄影访谈的东风,从一个旅行者的视角,整理了一下关于北京这座大城,我看到的那点小事。
抛砖引玉的拙见,还请列位看官不吝指正。


* 以下摘自 Lonely Planet(孤独星球)的新书《旅行摄影指南》针对《百花深处的老情人 · 北京》专辑的创作访谈。

LP:你认为北京的迷人之处?如何用镜头表现?

寒塘:北京,作为历史悠久的四大古都之一,其最大魅力在于深厚的人文底蕴,包括随处可见的皇城文化和遍布胡同里的市井生活。我认为,在用镜头表现之前,首先要放下相机,深入感受、体味这种浓郁的人文气息,从细节中触摸这座城市的“质感”,方能拿起镜头游刃有余地去捕捉。
摄影功夫在诗外,除了表层的技术,最关键的是内心的诗意和人文情怀,能够触景生情,从而用画面恰如其分地去表现这种情。是故,台湾诗人余光中在每次旅行之前,都会对目的地的文化背景做长期而深入的了解准备,甚至长达半年之久。要拍出好片,不妨在去之前,对北京的历史文化背景作一个相对深入的了解,便胜却攻略无数。

LP:北京人一向以怡然自得的生活态度著称。在你的拍摄经历中,哪里可以看到最地道的北京最市井和传统生活形态?是否有特别的胡同、四合院或其他富有老北京气息的场景推荐给读者?尽量能具体一些。

寒塘:北京有太多错综复杂的胡同,或长或短,或曲或直,或闹或静,或人尽皆知,或默默无闻。著名的胡同和四合院们(如南锣鼓巷、菊儿人家)光鲜亮丽,游人如织,虽然也有一定的拍摄价值,但它们已经一定程度上成了过度粉饰的“文化标本”,而鲜活的、
烟火气最浓重的市井生活,大都藏在那些名不见经传游客罕至的胡同里,藏在犄角旮旯略显破败的陈年老院里。那么,既然深藏,如何寻到那些地方?也很简单,拿起地图,找一个喜欢的或有意思的地名(比如百花深处、炮局头条),尤其是那些从未听闻的小胡同阡陌交通的地方,或是随便坐上一趟公车,到这座城市的另一个区域去,然后开始一条一条地走街串巷,慢慢行走,在胡同口拐一个任性的弯。总之,摆脱前人的脚步,跟着自己走,随缘而遇,只要有足够的人文和画面敏感度,就能遇到大量的创作素材。不走寻常路,任性一点,就多一点可能性。摄影作为一种艺术创作,最忌重复前人的足迹和视角而没有新意,而这是发现新地方新画面的方法之一。所以,我最好的推荐,就是没有具体推荐去无形限制你的脚步和所能遇见的故事,而给你一种无限的可能性,授之以渔,给你一种方式去发现属于自己的秘密时光。
其实,摄影不在于去哪里、拍什么,而在于怎么拍,甚至你自己的城市,也可以是一个极好的目的地,只要你对了若指掌的它依然葆有一颗旅行者的好奇心,而此时你的熟悉恰是你进行深度拍摄的优势,正如摄影大师 Gary Winogrand 所言:”I’m a Tourist”。
和当地住家户的搭讪交流也是尤为重要的,推开一扇红色的老木门,即是打开一坛陈酿的生活。通过闲聊式的沟通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的故事、生活状态、所思所想,从而捕捉、提炼其中的故事和生活美学。某种程度上,旅行就是个不断相逢和相忘的过程,你的故事就是一路遇到的所有人和他们的故事的总和,而每次路遇也许都是上天给你安排好的剧情。与陌生人的沟通是人文摄影的大问题,也是人生的大问题。

LP:作为现代化大都市,北京不同于其他城市的特点是什么?在哪些地方可以用镜头表现北京独特的一面?尽量能具体一些。

寒塘:历史把北京打造成了一座“穿越”的都城,这里不缺高大威猛的钢筋丛林,又有胡同里温厚的人间烟火;不乏来自五湖四海的南腔北调,又常闻皇城根儿底下特有的十足中气;可以在午夜看什刹海上荡漾的灯红酒绿,也可以在午后的方砖厂胡同边独自坐下来,喝几口澄黄的北京大碗茶,闲看人来人往和碗里婆娑的老槐翠影。我想,这种交融该算是京城的最大特点之一吧。
还可以:
在史铁生的地坛里小坐,看老夫妻相携缓步;在暮春看看樱花落尽的玉渊潭,听一曲被大风吹得缥缈的萨克斯;路过午夜空荡荡的天安门广场,拐进静谧的东交民巷;在临近打烊人迹寥寥的雍和宫里,闻一闻忙了一天刚下班的寂寞香烟;在南锣和慌乱的人们挤在同一片屋檐下,一起躲一场初夏的雷雨;挑个工作日去国子监孔庙,跟满面皱纹的古树说几句掏心话;在未名湖畔拣块石头坐坐,猜猜等等今晚的月色;鼓楼一拐弯儿,鼓足勇气挑战一下地道的姚记炒肝儿;如果战败了就去牛街洪记爆肚和清真超市大快朵颐吧,护国寺小吃的豌豆黄也别落下;去城外爬爬箭扣野长城,感受伏在苍山间荒草埋风骨的颓圮之美……偌大京城,总有一个适合你。
(在这里提供一些我觉得不错的玩法,重点不在于有限的具体地点和玩法,而在于一种值得尝试的旅行理念。当然,仅供参考,遵从自己的口味是最重要的)

LP:你在北京拍摄过哪些社会现实题材照片?比如体现北京城市现状的新闻类、纪实类照片。可否谈谈让你印象深刻的一两次拍摄经历?

寒塘:初到北京,刚出火车站,就发现站前广场是个有意思的地方,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流带着迥异的乡音、装束和故事——也许还有大大小小的梦想——在此交汇,这可能是北京异乡人密度最高的一块地方,于是果断蹲点守候,遇到了一些人,有的与之攀谈留影,有的用长焦远远地留下他们真实自然的背影。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广场边的围栏下,几个民工模样的人半躺在大包小包的行李上打盹,风尘仆仆讨生活的旅途中,等车时的片刻小憩给他们黝黑粗糙的脸庞带来些许惬意又疲惫的面容,似是在做一个美梦,而他们身后的围栏广告牌上,正是一组这几年贴遍大江南北的“中国梦”宣传画,远处则是灰蒙蒙的雾霾中林立的高楼,硕大鲜红的“梦”字写得充满激情,和做梦的人形成鲜明对照,相映成趣,耐人寻味(有一幅宣传画上是一只拉犁的倔牛,而前面睡着的人头偏向一侧,像是被牛拉着,甚妙,好照片的画面感是无法言状(literal)的),而背景中压抑的灰调高楼更让画面的意味和构图都更加丰满,也符合我所喜欢用的三点式法则(一幅画面包含三个有内在联系的亮点要素,则可谓成功,比如这里的人、画、楼),于是立即举起相机远远地抓拍下了这一画面,并使用不同参数、景别、背景、构图拍摄了多个人和不同的宣传画,以备后期慢慢筛选(对于纪实抓拍,前期重在捕捉记录,部分思考工作可以挪到后期以便最大限度捕捉转瞬即逝的拍摄时机)。

另一次是在方砖厂胡同,坐在路边喝大碗茶的时候,坐了很久,眼前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们始终川流不息,对面桌上的茶客也换了几轮,而我的桌上还是那碗茶,续了又续,忽然有了灵感:用慢门长时间曝光来写意地表现缤纷的人流,并以桌上饰有清雅图案的茶碗作为静止不动的前景形成强烈对比,还可以考虑用多重曝光来叠加人流,更妙的是,在街对面喝茶的一对情侣或夫妻久坐不动,衬着流年般的人流构成了完美的背景,“
三点”齐全,恰应了邓丽君那句歌词:“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由于没带脚架和ND减光镜,就把背包放在椅子上充当临时脚架,用最小光圈和最低ISO来尽量延长曝光时间,使用小巧随身的红外遥控器拍摄,以免直接操作不固定的机身对慢门产生抖动(若用延迟拍摄则无法实时捕捉画面,容易错过时机,且没有脚架固定时无法保持机位精确一致以便叠加多重曝光。遥控拍摄时需要预对焦人流位置后切换至MF以防止AF产生延迟或失焦),尝试不同的快门速度找到最佳值以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了——等待衣服颜色、数量、速度大体合适的人们经过镜头前,随时注意观察两侧,预测即将经过的人流,根据人流速度微调快门速度并在恰当的时机按下快门。
这里面有很多随机的运气成分,反复拍摄了大几十张候选,然后回去筛选出最好的几张进行重曝叠加,最后调整人流色彩明暗层次,提亮处于逆光的茶碗以表现碗上的图案(若前期用打闪或其它方式补光更佳)。
这张作品我很喜欢,最后选作了此次北京专辑的题图。

2015.4.20 于杭州

* 图 / 2014.5.1 摄于北京